智能玩具车生产商奇士达港股上市:万万没想到“兰博基尼”这么赚钱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资本深探”(ID:deep_insights),作者:张遥,36氪经授权发布。

3月18日,随着奇士达控股有限公司(06918.HK)登陆香港主板,港股市场上有了第一家生产智能玩具车的制造商。

招股书显示,公司旨在成为智能互动式娱乐产品供应商。主要设计、开发、製造及销售高品质智能车模、智能互动式玩具及传统玩具。本次募股,奇士达拟发行8840万股,募资金额在1.03-1.30亿元之间。尽管在全球新冠肺炎导致金融市场大幅波动的情况下,依然获得了超额认购,获得了颇高的市场热情。

在奇士达的旗舰店里,人们可以把布加迪、兰博基尼、奔驰等“豪华跑车”统统都收入自家“车库”里。这些都是奇士达引以为傲的王牌产品,每一款都拥有正版车企授权。2019年前8月,奇士达的智能车模业务营收比重为64.5%,收益达2.18亿元,市场份额为1.4%,是公司第一大业务来源。而在智能车模行业里,排名第一的星辉娱乐占2.3%的市场份额。

按照2018年的销售收益计,奇士达在中国国内玩具制造市场上排名第九。按照中国智能车模制造业的销售收益计,在行业参与者中排名第二。

根据灼识咨询报告,预期到2023年中国智能车模制造市场的规模将增长至249亿元,2018-2023年复合增长率为11.0%。而中国传统玩具车制造市场的规模预期2023年将以5.2%年复合增长率增加。

财务业务扫描

2001年的时候,奇士达还不叫“奇士达”,那一年这家叫"澄海市喜木塑胶玩具有限公司"的小企业。和当时许多制造厂商一样,主要为国外厂商提供代加工服务。直到2016年在新三板上市,才最终改名为“奇士达智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去年8月,奇士达智能于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摘牌,准备冲刺港股。

从财务数据来看,2016年、2017年、2018年和2019年前八个月,公司营业收入分别为2.14亿、2.59亿、2.79亿和2.10亿元人民币,年复合增长率为14.18%;净利润分别为3344.5万、3608.7万、3275.3万和3063.2万人民币。

从总体数据来看,业绩的波动较为明显。并且,尽管总营收基本保持增长,但净利润却处在下滑的趋向。作为唯一以OBM、ODM及OEM模式制造并持有全面ICTI认证的市场参与者,对于处于扩张期的奇士达来说,想摆脱这种低增长的窘境,转股上市扩大投资不失为一条好的出路。

从产品来看,主要分为智能玩具、传统玩具、智能硬件三部分。

按照招股书数据,2016年至2019年8月21日,智能车模作为主营产品在收益中分别为1.72亿元、2.19亿元、2.18亿元、1.36亿元,分别占80.4%、 84.6%、78.3%、64.5%。智能互动式玩具分别收入2275.3万元、1555.5万元、1965.9万元、1938.1万元,占比分别为10.6%、 6.0%、7.0%、 9.2%。

智能硬件业务则是从2018年才开始的,产品主要为蓝牙扬声器等,2018年获利643.8万元,2019年统计期内为306万元。

总体来看,来自智能玩具的收入占比不断下降,分别为91%、90.6%、85.3%以及73.7%,而来自传统玩具的收入占比则呈现上升趋势,分别为9%、9.4%、12.4%以及24.8%。业务分布趋向于更加均衡。

若以品牌划分,奇士达的业绩颇有看点。

自有品牌化一直以来是中国玩具厂商转型的一个重要趋向。“奇士达”自有品牌最早创立2011年,2016年——2019年统计期间,公司自有品牌收入占比从37.5%提升至49.2%,已成为公司收入的主要来源。

另一部分重要的品牌收益则归功于与知名汽车制造商、动画电视剧集或电影所塑造的流行娱乐角色,或玩具品牌拥有人推出的联合品牌产品,统计期间从总收益的53.3%下降至42.5%,依然保持了稳定的业绩。此外,采用ODM及OEM模式使用公司海外客户的品牌则占据了剩下的部分。

在所有产品中,超跑车模是奇士达最富盛名的产品。奇士达的车模产品拥有实车授权,采用全球授权策略,奇士达与知名汽车制造商等授权人订立了超过20份授权协议,包括布加迪(Bugatti)、兰博基尼(Lamborghini)、帕加尼(Pagani)、麦拉伦汽车(Mclaren)、莱肯超级跑车(LykanHypersport)、奥迪(Audi)及梅赛德斯-奔驰(MercedesBenz))等知名汽车制造商,目前协议仍在存续。知名玩具品牌、流行娱乐角色涵盖全球三大玩具公司美泰的“风火轮”、“托马斯小火车”;孩之宝的“风火轮”等五项授权。

这些都构成了奇士达仰赖的竞争壁垒。

中国是世界最大的玩具生产和出口基地,又是世界第二大玩具消费国。海关数据显示,全球玩具市场上销售的产品超过70%由中国制造。

而对于奇士达来说,海外市场一直是奇士达的主要销售目的地,招股书显示,奇士达海外目的地收入在2016-2018年为74%至48%,国内收入占比则相应提高。这实际上是由于海外销售的毛利率一直比国内要高,在过去几年,奇士达的海外零售商及批发商毛利率均保持在35%及以上。

另外,奇士达还将产品出售给批发商,其中中国出口型批发商近年来增长迅速,收入从2016年的3787万元增至2018年的8376万元,收入占比从17.7%提升至30.1%。内销型批发也有所缓进。

依赖于海外市场的奇士达也在经历风险。奇士达的零售客户覆盖了玩具消费市场的诸多顶尖巨头,主要大型跨国零售商包括沃尔玛(Walmart)、欧尚(Auchan)、Argos、ASDA及Target等,知名玩具专卖零售商包括玩具反斗城、迪奇(Dickie)、哈姆雷斯(Hamleys)、Ludendo及Smyths等。

2018年,奇士达的零售商渠道收入占比49.6%,也正是在这一年,奇士达海外零售市场最大的客户之一玩具反斗城陷入破产重组,导致奇士达当年营业额骤减。公司对海外业务的依赖性可见一斑。

港股之后,危险和未来

如何能发展得更加稳健?在产业结构上,智能车模行业排行第一的星辉娱乐或许可以给上升中的奇士达一些借鉴。

星辉互动娱乐成立于2000年,同样是以车模起家,是目前已在A股上市的企业。相比于深耕玩具业务的奇士达,星辉娱乐在游戏、体育产业上进行投资,实现了均衡发展。

2014年,星辉互动娱乐利用上市公司的优势收购游戏公司,旗下拥有《三国群英传-霸王之业》、《苍之纪元》等明星产品,保持了稳定的收益。同时投资西班牙人俱乐部又向体育产业延申。2018年来自车模的收入仅占总收入14.66%,而游戏业务占比为47.68%。这对于避免单一产业带来的风险冲击显然更为有利。

实际上,眼下登陆港交所对于奇士达而言既会是业务突破的关键点,同时要应对的难题也将近在眼前。

对十分依赖国外市场的奇士达来说,尽管过去两个月国内的新冠疫情对生产造成的影响并不严重,然而已经在国外蔓延的疫情究竟会不会给接下来这一年的经营造成困难,实在是难以预料。

不过这未必也不是一个转型国内市场的良好时期。伴随着2016年中国二胎政策的实施,新一轮的新生儿童消费红利马上就近在眼前了,是更进一步,还是复制新三板的窘境,马上就会揭晓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