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到未来——印尼在奔跑(上)


编者按:本文来自投稿,作者:梁思聪 Louis(ID:nottingham_lsc),36氪经授权转载。

写在前面

在赤道南边,有一个美丽的千岛之国——印度尼西亚。怀着兴奋与好奇,我用两个月的时间来这里一探究竟,理解当地的市场并寻找投资机会。在上篇中我会重点讲述印尼市场基础情况,下篇中将洞察电商、物流等行业的发展,结合案例,讨论印尼未来投资方向。

巨大的发展潜力

是东南亚人口最多的国家,印尼总人口达到2.67亿,几乎占了东南亚人口40%;按照 GDP 增长速度,在2016年后始终维持在每年5%以上,虽然较印度、越南稍逊色,但仍是世界范围内处于高速增长水平的经济体。印尼人均 GDP 接近4000美元美元,对比之下处于中国2009年的水平。便于理解印尼市场城市建设、消费水平现状,10年前的中国是个不错的参照系。

图:2015年后,印尼人均 GDP 继续保持高速增长/数据来源:Statista

印尼发展快速,首先是由于自身经济具备的优势。人口众多,消费旺盛,消费占 GDP 比重占到58.6%(2019 Q4 数据),为印尼经济增长带来强劲拉升动力。因此非常多的新加坡、日本、韩国公司聚焦印尼市场,并且印尼也吸引了大量资本流入,这些资本进入经济体进一步正向循环,并且随之带来先进人才、技术;稳定、开放的政策也给新经济的发展创造有利的环境——包括正在给印尼带来变革的互联网经济的浪潮。

数字化进行时

印尼互联网用户为1.4亿,已占总人口比例的一半。考虑到外岛不发达地区以及老年人口,互联网渗透率在年轻人当中的渗透率已经达到非常高的水平。纵观印尼互联网发展历史,只经历了短暂的PC阶段,真正的大范围应用其实是从近6-7年内移动互联网时代才开始的。由于之前发展期较短,印尼本土创业公司开始就面临国外巨头的挤压,例如社交方面,WhatsApp和Facebook几乎已经占领了市场,海外应用经过市场打磨更具备竞争力,在高频的社交应用领域几乎没有给本土创业企业留下窗口,尤其是考虑到社交类的应用本身具有规模优势。但这些外来应用的大范围渗透表明一个乐观的事实,互联网正在改变印尼人的生活方式。

图:印尼互联网占 GDP 比重在东南亚国家中排名靠前,且近5年增长速度遥遥领先/来源:Bain : Economy in SEA

“在 Gojek 和 Tokopedia 这样的超级应用出现在人们视野之前,几乎没人会关注到数字经济会对印尼未来的影响。”而后来情况大不一样了,在雅加达南部咖啡馆可以遇到好多海归年轻人谈创业,出现了很多本土创业公司,企图抓住数字浪潮变成 Gojek 这样国民级应用。如果在印尼生活一段时间,就会体会到 Gojek 几乎渗透到生活的方方面面。最早从打车应用切入,后来发展了外卖 GoFood 、支付GoPay 、同城快递等多个业务线。有趣的是 Gojek 背后不乏中国投资人身影,腾讯、美团、京东都在其投资人之列,就在前两天,Gojek 投资了京东印尼业务 JD.id ,向电商业务延伸。

更有意思的是左科连任的第二任期,印尼独角兽 Gojek 创始人 Nadiem Makarim 就任了教育文化部长,也可以清楚的看出印尼发展数字经济,加大对创新创业支持的决心。另一个与其相生相克的对手就是 Grab ,同样选择互联网叫车业务,甚至选择了一样的绿色作为主题色。数字经济正悄悄改变印尼人的生活方式,从这个角度讲这两个超级独角兽不仅是竞争对手,也是战友,是东南亚互联网发展的缩影,一起努力让未来来得快一点。

图:雅加达街头,随处可见的摩的/外卖小哥

宗教文化与本地化

印尼是个名副其实的宗教国家,每个人的身份卡都要求申报信仰。穆斯林人口达到87%,街上随处可见带着 hijab 的女性,而与中东海湾国家相比,印尼属于高度世俗化的穆斯林。

图:误打误撞参加了穆斯林的婚礼

宗教和文化差异,体现在商业落地程中要遵循本地习惯和要求。衣食住行方面,我们通常理解禁忌仅在饮食方面,而就拿美妆护肤来说,很多虔诚的信徒会关注是否有 Halal 清真标志,除此之外品类上也需要符合当地习惯。Premiere Beaute 是我接触的印象深刻的一家美妆创业公司,他们利用强大的中国供应链和本地渠道资源,打造印尼版“完美日记”。从去年刚创立到现在就有几十万美元的收入,凭借出色的能力拿到了险峰的天使轮投资。区别于国内新晋美妆品牌,他们是以香水品类而非彩妆切入的,原因一方面是因为香水品牌集中度低、质量层次不齐,中档价位品牌存在空档;另一方面就是因为当地穆斯林洗净后用香的习惯,甚至部分男士们也会使用,这就和国内香水属于小众市场的情况很不同。除此之外,产品设计也非常美观,符合当地人审美。文化带来的壁垒是显著的,打个比方,如果创业是场考试,那么卷子的第一道题就是能否理解本地市场,是否有本地化能力。

图:Premiere Beaute 产品依靠设计和高性价比,填补印尼美妆中端品牌的空缺

肉眼可见的贫富差距

印尼人均GDP达到3800美元左右,虽然远低于新加坡、泰国等东南亚较为发达的经济体,但是这已经在东南亚国家中相当于中上水平,超出了越南,也超过了人口最多的南亚国家印度,然而巨大的贫富差距也早已在印尼拉开。在印尼,华人势力对核心产业的影响根深蒂固的,印尼富豪排行榜前10名中有9位是华人,控制了银行、烟草、零售、造纸等多个重要板块,在雅加达北部PIK附近的华人区,一片繁荣的景象,在一些高档公寓社区物业费都要接近每月2000人民币,附近的高档餐厅消费也很高,仅略低于低于国内一线城市的水平。

图:雅加达北部新区夜晚繁华景象

而除了收入水平较高的群体之外,还有绝大部分群体被忽视了,他们是印尼的普通人。由于人口众多,平均年龄不到30岁,印尼有大量中低端劳动力。和当地一位家族做制造业的朋友聊起,他们工厂中的小妹工资是两条多(当地货币2百万,相当于人民币1000元左右),这是印尼工人普遍的薪资水平,而走进当地便利店就会体会到,当地消费其实是不低的,好多人都在为生活艰难的努力着。是的,即便是城市中心,仍有另一个边缘世界存在。在一位当地祖先有中国血统,会讲几句中文的朋友丘福基带领下,我们走进了这个世界。

图:贫民窟中的孩子们。可以贫穷,但不能没有快乐

图中的地点,位于离雅加达老城 Batavia 不远的地方,旧殖民时代的荷兰政府就在这里,已经是在雅加达非常核心的地区了。然而就在离这里不到两条街道的铁路旁边,坐落着贫民窟。我们从窄窄的过道经过,有些地方要低下头才能不被碰到,丘福基告诉我们,这就是这里850户人家的生活。几年前比这里更破烂不堪,后来他带着这里住户,合伙凑钱翻新了一遍,挖了几口井,安装了公用的炉灶,八百多户人每天有固定的时间排队使用,秩序井然有条。后来他和妻子组建了一个小教室,每天早上在铁路旁为当地贫民窟的孩子免费补课,对于这些家境贫寒的孩子,可能改变的是他们的后半生。是的,这是印尼更真实的一面。这是首都,而我想象不到在雅加达之外的地区,还有多少人永远会生活在这样的地方。作为一个投资人,亲身去体会后,才能感受到更真实的一面。数据会说话,但是在人均GDP冰冷的数字之外,还有很多没有被关注到的人、故事。

编 | 云晞@36氪出海

图 | 作者供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