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到未来——印尼在奔跑(下)


编者按:本文来自投稿,作者:梁思聪 Louis(nottingham_lsc),36氪经授权发布。

上篇文章,我们解密了印尼市场的基本情况。这一篇将从产业角度,重点分析电商、物流、金融领域的发展现状,近距离接触行业,带来全新的视角。

电商:谁是下一个阿里巴巴

根据印尼投资机构 East Venture 数据,印尼电商交易量已经达到270亿美元,位列东南亚国家第一。按照过去几年电商的增长态势,五年后很可能成长为一个超过800亿美元的电商市场,目前电商占整体零售比例2%左右,电商用户占互联网人口比重也仍然较低,而对比中国电商已经占据零售20%左右的发展路径,印尼仍有10倍的潜在增长空间。这也是印尼电商吸引了众多资本入局的原因。

图:印尼头部电商平台——竞争不可谓不激烈

对比各国电商发展能洞察到发展路径。以中国为例,我们经历了从淘宝时代,再到各类垂直网站、 B2C 等,后来发展到社交电商、直播电商等新模式的完整过程,可以总结为不同阶段有不同创新模式,但是整体上流量向头部集中。而多数发展中国家本身市场起步较晚,未必参照这种完整的发展路径,从一开始就给其他电商模式留下了机会。以印度为例,社交电商模式的 Meesho ,GlowRoad 等平台利用社交关系传播,获客成本更低,且社交关系更容易让卖家和消费者建立信任;印尼市场条件具备,但社交电商、内容电商尚未形成头部平台,中国创业团队ASEN依靠他们对国内模式的深刻理解,在印尼重塑“云集”的 S2B2C 模式。CEO Aaron 说道:“刚开始我们通过少量 SKU 切入进行试水,几万片面膜很快售空,结果超出于预期。印尼年轻消费者乐于分享,且有大量用户渴望成为卖家,通过社交分享获得额外收入。”

显然,印尼的电商机遇广阔,红利仍然会持续。然而会存在明显的爆发趋势吗?还有很多没有克服的障碍。第一是观念和使用习惯,通过对当地几个有过网购经验的朋友访谈,他们以及身边朋友普遍还认为没有看到实物,很难产生信任去下单购买,这一点也看到 Lazada ,Shopee 的大量广告投放仍以教育市场为主;另一方面有赖于在线支付的渗透。虽然过去几年支付工具增长迅速,但是远远达不到中国的便利程度,以 Lazada 为例,支付页面推广的是目前市场排名前三、同是阿里旗下的支付工具 Dana ,但是调研后发现,没有注册过 Dana 的占到一多半。备用的选项是线下支付,可以前往连锁便利店 Indomart 或 Alfamart 进行线下付款。为此我特意体验了一次:整个过程需要多个步骤,先要在自助机器上选择 Lazada 平台,输入订单号和手机号,成功取单后去收银台排队,收银员输入单号后再收取现金,复杂程度可想而知,为了一个折合人民币不到40元的订单,足足耗费了20分钟。除了支付,下文重点讲述的物流,也扮演着至关重要的角色。

图:体验印尼便利店中的“黑科技”付款机器

物流

印尼市场的一个特点是物流成本很高,物流占印度 GDP 比重在25%,相比之下作为出口贸易型大国的中国在12-14%,而欧美发达国家仅在8%以下。印尼物流成本高一方面是其地理决定的,虽然70%的人口集中在爪哇,但是印尼又是千岛之国,海外的大岛还有苏门答腊、加里曼丹等,综合算下来运输成本居高不下;另一部分原因是基础设施不完善,高速公路、铁路网络很不发达,从雅加达前往印尼第四大城市万隆,仅有100公里,几年前才终于有了高速公路,算上堵车却要3小时的路程。除此之外,物流效率低的另外一个原因是货车运输的效率低下,在印尼80%的物流是货车运输完成的,然而货车有效利用率仅有40%不到,车货匹配效率低,大量空跑的现象存在,巨大的存量市场吸引着创业者和投资人。以电商平台自建的物流体系,例如阿里的“亲儿子” Lazada 在整个东南亚都有仓储、配送;腾讯的嫡系 Shopee 也有其 SLS 配送布局。这说明国内京东的模式最终获得了认可,电商平台都意识到了提高交付能力的重要性。

图:探访雅加达北部码头。这里来往的卡车,是给城市输送养分的毛细血管

有意思的是,也有其他的入局者企图分一杯羹。在手机出货量上看,中国出海成功的品牌 OPPO 已经占据了印尼最大的份额,而 OPPO 也在印尼探索了很多其他业务线,如美妆品牌 YOU 以及快递行业的 J&T 。J&T 由 OPPO 印尼创始人李杰亲自主导,目前除了印尼本地,已经扩展到东南亚七国,仅在印尼就有超过4万员工。J&T依靠 OPPO 自身业务优势,以及印尼快速的电商增长势头崛起,快速铺盖了遍布印尼的快递网络,紧紧追赶印尼老牌物流JNE。按照这样的速度,J&T 正在东南亚市场再造顺丰;而它的野心不止于东南亚,甚至正在进击竞争激烈且巨头林立的国内物流市场。由于国内拼多多配送,受到阿里系控制的菜鸟网络的瓶颈限制,J&T正在承担拼多多的配送,而拼多多和孕育 J&T 的 OPPO 背后,都是共同的老板段永平。

增长背后,印尼的物流也面临着诸多挑战。物流行业天然资产重、投入高、竞争同质化,对比国内目前物流行业的现状来看,利润已经被拉到很低的水平。而在重投入之下,核心的优势是依靠密集的业务量,稳定的订单,压低每单平均成本获得优势,并以此产生规模效应。第二,从物流行业分布情况来看,处在电商红利期的快递领域绝对值仍然较低,干线和整车运输才是更广阔的存量市场,如国内的运满满和货车帮合并后的满帮集团从事车货匹配平台,顺势切入汽车后市场、金融等服务,至今已经获得了数十亿美元的投资。印尼货运整体上仍然是非常传统的,有大量的改造空间,如整合零散运力、车后服务、提高匹配效率降低空跑现象等。物流吸引资本的关注,例如物流运力货物匹配平台 Kargo ,卡车货运平台 Ritase 在去年分别完成了种子轮和A轮融资。而对于物流千亿美元的大市场,利用科技改造勉强能算开始。

金融进行时

如今,印尼银行卡渗透率依然较低,信用卡更是不足3%。而在线支付正如前文所提到,依然处于成长,远没有国内微信、支付宝便利,即使 Gojek 旗下的 GoPay 已经做到印尼市场第一,但是应用场景也限于Go-jek生态闭环,难以延伸到线下场景。从2016年起一大批的 P2P 、小额贷中国出海公司来印尼,对金融科技的崛起有重要的作用,虽然结果是印尼市场持续了短暂的风口,随着监管收紧、竞争更激烈、逾期率激增,去年已经有大批现金贷公司清算退场,但是客观来讲,他们教育了印尼市场一大批原始用户,加快了金融科技的渗透进程。在一个下午我见到了印尼创业周末(Start-up Weekend)核心成员 Mario ,他自己也是一位创业者,通过工具属性的记账功能,切入消费、理财一键管理平台。随着移动终端普及度不断提高,数字化不断提高是个人理财的必然趋势。还有一些应用在具体生产场景的金融科技项目——例如初创公司 Crowde 。印尼农业虽然从总量上来看只占了 GDP 的13%,然而却吸纳了多数就业人口。Crowde 发现农民缺少资本,很多农民收入在贫困线以下。刚开始他们建立了农民的 P2P 平台,后来发现风控难度大,有些农民拿到了贷款就无法追踪钱的用途。于是团队转变了思路,和线下农产品商店合作,农民在购买种子、化肥时可以选择 Crowde 的信贷服务,这样让农民获得资金支持,又保证了贷款用途便利风控,农民有了多余的闲置资金还可以选择通过平台放贷给其他农民,赚取利息收入;除此之外 Crowde 也帮助农民对接下游农产品渠道销售,资金回流,完成了农产品领域金融服务的闭环。

图:与印尼创业者、骞之和出海创始人 Johnson ,探讨印尼未来趋势

现在到未来——印尼奔跑在十字路口

在东南亚,印尼的地位是不可忽略的,经济和人口都能占到东南亚的40%,也是互联网新经济的先行者,种种迹象都预示着,印尼是东南亚未来10年最具备潜力的经济体之一。然而过程才刚刚开始,印尼还有很多瓶颈和挑战,比如基础设施不足,效率低;腐败方面,有多个调研显示印尼排名垫底;如上一篇文章提到,贫富差距仍然明显,消费分化严重;人才和技术也有大量提升空间,例如在雅加达研发工程师供应紧缺,人才不匹配,Gojek 的研发中心被迫迁至印度班加罗尔。印尼政府确实出台了一些措施,改善基础设施、加大教育投入、鼓励科技发展,但是改革不是一天完成的,需要更有耐心,抓住时机迎难而上。

雅加达每时每刻道路的拥堵饱受诟病,East Venture 创始人 Willson Cuaca 在一次采访中却借用堵车举了一个生动的例子:堵车意味着印尼经济活动繁荣,远远快过了城市建设速度;另外堵车也象征着这个国家整体存在的问题:效率低、结构不合理,这恰恰是需要去改变去提升的地方,而作为一个风险投资人,投资就是解决问题的过程,问题越多也意味着机遇越多,越需要我们。

没错,这就是印尼的魅力。

编 | 云晞@36氪出海

图 | 作者供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