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看过没感到血脉喷张,你肯定不是人”


      时光网特稿 第92届奥斯卡,电影《极速车王》提名了最佳影片奖,并最终拿下了最佳电影剪辑和最佳音效剪辑两座小金人。克里斯蒂安·贝尔和马特·达蒙为观众贡献了一部让人热血沸腾的赛车电影。

      《极速车王》英文名为Ford v. Ferrari,直译片名应该为《福特大战法拉利》。影片改编自A·J·贝米的纪实小说《地狱驾驶:福特、法拉利和勒芒耐力赛》。讲述了亨利·福特二世、天才企业家李·艾柯卡和赛车冠军肯·迈尔斯、工程师卡罗尔·谢尔比一起经营福特公司,制造梦幻跑车福特GT40,并最终成为第一支勒芒耐力赛冠军的美国车队的故事。
      克里斯蒂安·贝尔在片中饰演传奇赛车手肯·迈尔斯,马特·达蒙饰演另一位传奇赛车受卡罗尔·谢尔,两位爱车如命的人受福特公司邀请,组建一支能击败法拉利的车队。尽管这个过程困难重重——不仅要绞尽脑汁提高赛车的性能,还要和官僚主义严重的福特高层斗智斗勇,但好在两位主角最终完成了这个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克里斯蒂安·贝尔和马特·达蒙都是中国观众非常熟悉的演员,兼顾演技和商业号召力,更有趣的是,两人还都主演过张艺谋的电影,可谓缘分不浅。
      将两位优秀的演员聚集到一部电影中的是《金刚狼》系列的导演詹姆斯·曼高德。他上一部表演作品《金刚狼3》倍受好评,《极速车王》也延续了高水准。
      影片在北美和海外市场票房表现都还不错。目前该片北美票房已达1.16亿没有,全球票房达到2.24亿美元。
      日前,《极速车王》的主演克里斯蒂安·贝尔马特·达蒙,导演詹姆斯·曼高德在美国接受了时光网的专访,畅谈影片的幕后故事。
“如果你不觉得比赛血脉喷张,你肯定不是人”
Mtime:在研究你们各自的角色时,哪些发现对你的表演影响最大?
马特·达蒙:编剧已经对他们研究得很透彻了,他们在现实中就是这种形象,迈尔斯是一个纯粹主义者,他无法忍受愚蠢,也绝不妥协,谢尔比则是一个很厉害的推销员,他的人生即将进入一个全新的阶段,但他处事更加圆滑,也更有策略,所以他们看到彼此身上的闪光点,也很尊重彼此,但他们做法不同,他们都知道离不开彼此,但他们也能把对方逼疯,就好像两兄弟一样。
克里斯蒂安·贝尔:我很喜欢肯的一点是,他不是人们想象中赛车手那种闷闷不乐、性格压抑的样子,他其实是一个非常欢乐的人,充满热情。他确实脾气不好,但他即便发火也很有戏剧感,而且他很有表达力,能够把赛车的快乐传递给从来没开过赛车的观众,因为他能传递出这份快乐,这是一种很美妙的解放。
Mtime:你们是否觉得赛车就像拍电影一样,因为都是一大群人团队合作?
克里斯蒂安·贝尔:是的,你自己都说出来了,就是你说的那样。
Mtime:你觉得这个故事最能引发海外观众共鸣的地方在哪里?特别是那些不熟悉肯·迈尔斯和卡罗尔·谢尔比,或者不了解赛车的观众。
克里斯蒂安·贝尔:我觉得这种友情关系,实现不可能的梦想,这种没有希望但却永不言弃,小人物获得成功的故事,总是能让人有共鸣。如果你不觉得这场比赛令人血脉喷张,你肯定不是人。
Mtime:训练开赛车的感觉如何?你们是否享受这个过程?
克里斯蒂安·贝尔:我很喜欢,因为这个角色所处的阶段,谢尔比是唯一获得勒芒车赛冠军的美国人,那是什么时候?59年?他是个很厉害的车手,但他的辉煌人生已经过去了,但是肯迈尔斯的车技还很厉害。我在开拍前就上了赛车课,非常开心。这也是我很喜欢拍电影的原因,你可以认识到很多人,做很多研究,我的所谓“工作”,就是去开一个礼拜的赛车,这就是工作,我有什么办法,我也不想去上班,但是我能有什么损失?
Mtime:卡洛尔和肯有不少很搞笑的肢体冲突,你们年轻时有没有和好朋友打过架?
克里斯蒂安·贝尔:我们经常和朋友打架,比如用苹果扔朋友的头,然后他们有用东西扔我,但是不到两小时你们又成了最好的朋友,那个年纪不就是这样?什么事情都来的快去得快,翻脸之后马上又和好,我们经常这样瞎闹。
马特·达蒙:我们以前会在一起摔跤,十个人,像玩美式摔跤那样。
克里斯蒂安·贝尔:在英国我们叫叠罗汉,大家喊一声“叠罗汉!”然后一个接一个往身上跳,压得下面的人不能呼吸。
马特·达蒙:挺好的。

“我演得是《太阳帝国》,不是《末代皇帝》”
Mtime:你们看过彼此的第一部电影是哪一部?
克里斯蒂安·贝尔:我看的第一部马特主演的电影,应该是《校园风云》,我不记得那是哪一年的电影了。
马特·达蒙:那是我的处女作。
克里斯蒂安·贝尔:那是你处女作?
马特·达蒙:是的,我之前还拍过一部电视电影,你可能没看过。
克里斯蒂安·贝尔:没看过。
马特·达蒙:《校园风云》是我第一部电影长片,92年上映的。
克里斯蒂安·贝尔:我记得看过之后心想,这个可怜虫后来去干嘛了?他演的挺好的,可是按照这一行的环境,他再也不会有戏拍了,可你看,你还在呢,就在我有那个想法之后,我心想他后来去哪儿了,他演的挺好的,然后……你是不是马上就演了《心灵捕手》?
马特·达蒙:《心灵捕手》应该是六年后了。
克里斯蒂安·贝尔:那在那之间你去哪儿了?
马特·达蒙:我拍了《生死豪情》。
克里斯蒂安·贝尔:我看的可能就是那部,我心想,哦,他还在拍戏呢,太好了。
马特·达蒙:还活着,我看的第一部贝尔的电影是《太阳帝国》,估计每个人都看过这部。
克里斯蒂安·贝尔:我觉得看过的人没那么多,我告诉你为什么,因为贝托鲁奇拍了部电影叫《末代皇帝》,对吧?
马特·达蒙:是的。
克里斯蒂安·贝尔:帝国和皇帝很容易搞混,我都数不清有多少次有人对我说,哦,你演了《太阳帝国》啊,你演的是那个光头小皇帝吗?
马特·达蒙:搞笑的吧?
克里斯蒂安·贝尔:我说不是,不是那个光头小皇帝,他们没看过《太阳帝国》,但是他们知道《末代皇帝》。
马特·达蒙:哇,太有意思了,真没想到。
Mtime:两位恰好都和张艺谋合作过,在中国拍摄感觉如何?你们对张艺谋什么印象?
克里斯蒂安·贝尔:我很喜欢张艺谋,他是一个很好的导演,他能拍出非常有大片感的中国电影,但是又能传递很多隐含的信息,但是他能在两者之间游刃有余,以那边的电影环境,他真的做得很好。
我很惊讶的发现,他们在中国居然一周工作七天,真的很惊讶,但是所有人都很爱张艺谋,因为他从来不会要求他们每天工作超过12小时,但是他们很善于打造奇观,他们是真的建出了一个大教堂,他们专门为了那部电影搭了一个摄影棚,这个感觉太棒了。在中国拍摄的第一天,所有人都静的出奇,你都能听到针掉在地上的声音,可是摄制组明明很多人,足足三百号人,但是没人说话,我们拍了几场戏,我是以这个音量说话的,因为通常开拍时会很安静,但是导演一喊卡,周围就会很吵。但是他们一整天都一片安静。我心想天呐,全程都得这样吗?后来我问他们,你们一直都是这样吗?他们说不是啊,我们听说你们美国是这样,我们平时都很吵的,但是为了你(我们才很安静),我说拜托不要这样,你们说话吧,否则我都不敢大声说话。拍摄过程真的很开心,和在美国拍片的感觉很不一样,但他们也对讲故事充满热情,张艺谋是这块的大师。
马特·达蒙:我很喜欢张艺谋,很喜欢和他合作,他很厉害,我很愿意和他再度合作,在中国拍摄也很开心,感觉很好。
克里斯蒂安·贝尔:但是他们需要组建工会。真的需要组建工会,因为他们工作时间太长了。
马特·达蒙:关于七天工作制这一块,他们还是做了调整,当时我们剧组有美国人、英国人、新西兰人、澳大利亚人,工作人员来自世界各地,和中国人的比例是一半一半。当时中方的人都很奇怪,你们都不是七天工作制吗?所以拍《长城》时是五天工作制,因为外方人员都不接受七天工作制,我们一定要休息两天,中方人员都不敢相信。
“把《金刚狼3》拍成R级是不想讨好儿童观众”
Mtime:这部电影展现了复杂的友情关系,这是否也是吸引你执导本片的原因?
詹姆斯·曼高德:是的,我很能理解与人共事所产生的友情,这对我来说很重要,我很喜欢亲手去做一些东西,打造实物,我之所以依然喜欢拍电影,是因为我们现在还能去世界各地,真正制作电影,从无到有,打造片场,拍摄镜头,而不是坐在电脑前完成一切。大家在一起合作时形成的友情、同志情真的非常动人,这是吸引我的地方。
而且赛车世界充满荷尔蒙,非常刺激,有它自己的独特语言,这也很吸引我。最后,作为导演,赛车的世界让我觉得很熟悉,我要去说服别人给电影投钱,他们要说服别人在赛车上投钱,如果电影失败了,我就死定了,没戏拍了,如果他们的赛车失败了,他们是真的要搭上性命。
Mtime:你之前说过你并不是车迷,那么在你研究赛车的过程中,有哪些有意思的发现被你放进了电影?
詹姆斯·曼高德:我发现我之所以对赛车运动没有兴趣,因为我在这些比赛中看不到人,看不到战术,因为在电视上看赛车比赛,你看到的无非是赛车领先对手,或者是被对手超车,或者是进站,可是为什么呢?车里面是什么情况呢?他们为什么要进站?为什么他选择在这个时候超车,我对这些都不了解,所以我没有兴趣,但这部电影给了我一个机会,让我能把观众带进赛场,去观众在看比赛时去不了的地方,去维修站,进入驾驶室,了解赛车是否过热,刹车有没有问题。
Mtime:像《极速车王》这样的电影是否和《爱你的心》一样对你来说很私人?
詹姆斯·曼高德:是的,你会在电影中表达自己的想法,但你还是要获得观众的喜爱,《爱你的心》这种电影是纯原创作品,而且是以我从小熟悉的人为原型,但是真正吸引我的,我想要拍的电影。
我从来不随便接片,我接的的新片,都要能够弥补我上一部作品的遗憾,我真的很不想再拍系列电影,所以拍《金刚狼3》时我尽我所能把它做到私人化,这部电影证明,任何电影都可以很私人,但是如果你要延续系列前作的各种元素,你就没法做到私人。
我很幸运,他们让我按照我的想法重新打造那个世界,通常当你接手一部系列电影时,卡司、视觉风格、剧本都是定死的,你要拍什么故事是由上一部来决定,你不过是在执导世界上最大规模的电视剧,你很难拍出私人感。
Mtime:你谈到喜欢拍有原创性的故事,但是中国观众还是通过《金刚狼》系列认识你的,我想知道你在拍摄这类电影时,是否会考虑在完成公司要求的同时满足个人表达?
詹姆斯·曼高德:我确实可以做一些以前没有机会尝试的东西,比如说拍摄《金刚狼》时,我可以尝试拍亚洲犯罪片,香港犯罪片,日本黑帮片,满足我对日本的幻想,甚至可以去日本乡村,我很喜欢小津安二郎,我有机会学习、探索,有这么多钱拍摄一部科幻片,只要你能把已有的角色拍好,你就能有更多资金去探索。
拍摄《金刚狼3》时,我们降低了成本,因为我只想拍一部聚焦这个角色的电影,关于金刚狼的电影,我不想帮他们打广告卖儿童套餐和周边玩具,他们答应把本片做成R级,那就是我最大的愿望。要是不做成R级,我就不会拍这部电影了。我不是为了渲染暴力或者爆粗口,我之所以坚持拍R级,是因为这样的话,营销部门就知道这部电影不可能推销给儿童,当他们知道没法推销给儿童时,他们就不会对我施压,要求电影讨好儿童观众。
所以《金刚狼3》是一个大好机会,因为这是一个非常有创造性的挑战,我们可以从成年人视角来展现一个漫画角色,展现他们的痛苦、恐惧和情绪问题。
Mtime:能不能谈谈米洛斯·福尔曼对你的影响?
詹姆斯·曼高德:他对我的影响很大,我是在快三十岁见到他的,他之前就对我影响很大,米洛斯是一位电影大师,也是一位非常好的老师,他鼓励我们要有原创性,他经常说别跟我讲二加二等于四。
我记得有次有个学生带来一部电影,讲的是德国纳粹的故事,米洛斯的家人是被纳粹杀害的,那部电影是很正常的电影,展现纳粹的邪恶,但是米洛斯说,这有什么意思,我知道他们很邪恶,别告诉我他们很邪恶,我知道他们很邪恶,跟我讲点有意思的东西。
他经常鼓励我们,如果你要花钱拍一部电影,如果你要让一群人来看电影,你又何必和我讲这些烂大街的故事?讲点新鲜的故事吧,我一直觉得这很重要,每次拍新片我都问自己,我拍的东西有新意吗,还是只是在翻拍其他人的电影。这就太可悲了,我想拍一部电影,不是因为它能用到杜比全景声,而是因为它有新鲜的东西。
Mtime:你是否还在制作The Force?
詹姆斯·曼高德:是的,我们已经在做剧本了。
Mtime:是否已经确定了是你的下一部电影
詹姆斯·曼高德:什么都还没确定,但这绝对是我会拍的电影。
Mtime:关于这类原创电影将来的市场,你觉得是在电影院还是在小屏幕上?
詹姆斯·曼高德:我也不知道未来会怎样,我只知道,只要有人愿意投钱让我拍院线电影,我就会继续拍院线电影,我更喜欢这种形式的电影,可能等我年纪大点,我会更喜欢小屏幕,但是我喜欢大银幕,我喜欢观众坐在一起看电影,我希望他们能出门去看电影。我还很喜欢的一点是,电影快要上映时,我们都会讨论电影,期待它的上映,但是现在看这些在流媒体平台上线的电影,感觉它们上了就上了,哦,已经上线了吗?哦,那我该去看了,毫无期待可言,没有那种重要文化时刻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