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型TO B技术输出后 飞贷能飞多远?


当互联网金融从喧嚣回归理性,开始“金融的归金融,科技的归科技”,一众金融科技公司的定位渐渐泾渭分明起来。一种混乱的结束往往是另一种竞争态势的开启,从2018年开始,巨头旗下金融科技公司纷纷锚定“科技”,“去金融化”成为大势所趋,战场也开始向B端转移。技术、流量、场景……金融科技公司高举手中的牌,一时间群雄逐鹿,巨头环伺。 

另一方面,随着金融与科技的结合方式变得更加丰富多元,不仅仅是银行,保险、信托、支付、资管等金融子行业都在寻求与金融科技公司的合作,蛋糕很大,细分市场机会众多,巨头生态之外,众多金融科技公司如何才能立足?飞贷的金融科技进化之路或许提供了一个样本。

飞贷金融科技的布局野心

“在向B2B2C商业模式转型的进程中,我们面临的最大挑战不是潜在客户群体的规模问题……而在于让这些机构认同并接受我们。”飞贷金融科技董事长、CEO唐侠在2018年底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

两个月后,飞贷金融科技与人保财险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向后者提供覆盖业务全流程、运营全体系的移动信贷整体技术输出服务。

据悉,除人保财险外,国寿财、阳光、大地、众安等多家具有开展信用保险业务资格的大中型保险公司都在探索这一业务方向,并希望摒弃传统的高成本、重运营的线下模式,谋求线上化转型,但保险公司无论是在前端的客户筛选,还是大数据、风控和贷后运营等诸多环节都有技术和经验上的欠缺,引入第三方技术主体提供全套技术服务显然是最优选择。

信托行业也有类似需求。近年来,由于政策限制以及房地产、证券领域的投资难度加大,信托公司将目光投向信贷类资产,特别是消费信贷类业务。然而,资管新规出台后,信托公司传统的依靠交易结构规避风险的策略受到冲击,转而寻求加强风控能力,大数据以及信贷相关的底层科技建设。

“这正是飞贷金融科技三大平台的核心,包括互联网化的IT科技、智能大数据技术平台以及量化风控体系,所以过去一年我们和华润信托等诸多信托公司在这方面一直有沟通合作。”飞贷金融科技联合创始人卜凡德表示。

在2017年向B端业务转型之前,这家成立近10年的金融科技公司合作最多的还是银行。转型后,中小银行也成为飞贷金融科技的主要客户群体,目前已经与北京银行、华夏银行以及多家城商行、农商行达成整体技术输出合作。

此外,飞贷金融科技与通联支付也已签署合作协议。这意味着在两年时间内,飞贷顺利将合作机构扩展到保险、银行、信托、支付四大金融领域。

联想到今年年初,当吴晓波问唐侠:“除了大数据技术,未来你们在技术上的核心壁垒是什么?”唐侠回答:“应用场景和实用性。我们将在应用场景中,锻炼出这种应用技术。……中国的市场很大,只要你敢投入就有机会。”凭借技术优势切入场景,再利用场景锤炼技术的实用性,进而在多个金融子行业打开局面,飞贷金融科技的战略布局由此可见。

TO B模式的进化之路

今年9月,一场“金融科技与小微贷款的未来”专题论坛在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举办,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院长朱民在论坛上归纳了金融科技助力小微贷款发展的四大现有模式:一是以建设银行为代表的大银行模式;二是以网商银行、微众银行、百信银行为代表的金融科技模式;三是以常熟银行和泰隆银行为代表的线下到线上模式;四是以飞贷金融科技为代表的赋能模式。

无论是成立了金融科技子公司的大银行、诞生于互联网巨头生态内的网商银行、微众银行、百信银行,还是起步于地缘商业模式的常熟银行和泰隆银行,无不是传统金融体系内的参赛者,与之相比,飞贷金融科技的模式和“陪练者”定位独树一帜,与拥有庞大资源池的巨头以及出身“豪门”的金融科技公司相比,也显得颇为“草根”,这让飞贷金融科技模式具备了独特的价值和借鉴意义。

唐侠曾将自己创办的公司称为“打群架出身的野孩子”,既不是出身豪门,也没有现成资源可用,只能“自己在大江大海里学会游泳”。

实际上,“野孩子”飞贷金融科技的核心高管层近9成来自银行,唐侠本人就曾在建行工作十余年,熟知银行体系的痛点和需求。

2010年,唐侠以针对小微企业和个人融资需求的信贷工厂起步,围绕小微金融持续迭代商业模式,先后经历了三次转型,并于2017年确定了赋能B端持牌金融机构,输出移动信贷整体技术的战略,这是飞贷基于当前市场环境,结合自身能力禀赋所做出的最佳选择。

在C端信贷领域,飞贷并不具有资金优势,也不比互联网巨头拥有丰富的流量和用户资源,业务规模存在天花板,但多年来打磨出的全流程线上的移动信贷整体技术能力是飞贷与众不同的竞争优势,从To C转向To B,通过与金融机构合作,可以撬动更大的市场。

“毕竟全国2000多家城市商业银行和农村商业银行(含农村信用社和农村合作银行)以及信托、保险等持牌金融机构,几乎都有金融科技方面的潜在需求。”唐侠对飞贷金融科技的市场空间很看好。

用时间和真金白银打造技术壁垒

方向正确并不等于成功。谈到与保险公司的合作时,卜凡德曾说:“保险公司非常慎重,对比了众多家科技公司,做各种尽调,前前后后花了将近一年时间,才选择了飞贷金融科技。” 

转型后的飞贷金融科技定位于科技助力持牌金融机构,第一步自然是取得他们的信任,而这并非易事,特别是在保险、信托等领域签单头部机构,必须要有真材实料。

唐侠曾多次在公开场合提及,飞贷金融科技在过去的9年中持续投入了30多亿元,在科技和风控上积累了大量试错的经验。

“我们的试错分为主动试错和被动试错两种。” 卜凡德解释说,“在公司发展初期,为了消除合作机构的疑虑,在助贷业务的合作范围内,我们会主动承担业务损失,这是被动试错。所谓主动试错,举例来说,我们开发了一个新的风控模型,为了验证它的有效性,会放到正式的生产环境中去,模型的收益未知,会产生试错成本,我们会设定一个可控的损失值,在这个损失范围内分析并不断优化模型。”

“这样的模型验证我们做了无数次,现在我们的评分矩阵有接近40个评分模型。” 卜凡德表示。

如今,飞贷金融科技的移动信贷整体技术涵盖“三大平台六大服务”,其中,天网量化风控平台经多家合作银行实测,已累计实现近500亿资产的规模化运作,新增近千万信贷用户,且无一例被确认身份欺诈,由其设计并输出的随借随还产品实现额度和定价的实时动态调整,获得了极佳的用户体验和认可。 

此外,神算移动科技平台、慧眼智能大数据平台也是“历劫”而生,飞贷副总裁陈定玮还曾将数据并发、数据库、负载压力形容为技术团队趟过的“三大坑”。

在此基础上,飞贷金融科技面向赋能客户提供移动信贷产品服务、品牌与营销服务、核算与清算服务、风控运营服务、智能客户运营服务、经营决策分析服务六大服务。

从金融机构的角度来看,对金融科技公司的选择必须慎之又慎,一旦判断失误,沉没成本不仅是资金,更是时间。谋求输出的金融科技公司众多,不乏头顶巨头光环者,要想打动客户,必须具备独特的竞争优势。

卜凡德认为,飞贷金融科技的核心竞争力在四个方面:一是输出移动信贷整体技术,其中模块化组项多达300项,可以帮助合作机构实现从0到1的建设,也可以做菜单化、定制化输出;二是与金融机构合作项目累计已近500亿金融资产,系统的完整性、稳定性、安全性和风控有效性得到了充分验证;三是飞贷金融科技发展的是通用型技术,不依赖于白名单等特定资源,对于中小金融机构更加适用;四是明确“陪练”定位,通过联合运营帮助金融机构做能力建设。 

在收费模式上,飞贷金融科技也放弃了传统的前端收费模式,采用和金融机构联合运营以及按效果收费的合作模式。也就是说,在前端仅就开发实施费等投入收取成本费用,后期形成安全稳定资产之后,再按照合作的信贷资产余额的一定比例收取服务费。 这样的收费模式下,金融机构前期投入小、风险低,且随着业务慢慢起量可以不断观察、调整,有利于金融机构的风险控制及合规管理。

全球化布局蓄势待发

自2017年开始,飞贷金融科技已经开始在东南亚和拉美各国做业务考察,2018年上半年还有巴西同业前来洽谈合作,2019年更是在中非对于业务落地有了更深入的探讨,唐侠也不否认飞贷金融科技会加快迈向全球化的步伐,并透露走出去的首批目的地可能是东南亚和中南美洲。

在此之前,飞贷金融科技的全球化已经获得了足够有说服力的品牌背书。

去年11月和今年10月,飞贷金融科技两度获得 “全球小微金融奖”,这是一个由世界银行集团和二十国集团(G20) 共同推出的全球范围内颇具权威性的金融科技类奖项,飞贷金融科技由此成为首次荣膺这一国际大奖和唯一连续荣膺“全球小微金融奖”的中国金融科技企业。

飞贷金融科技也是唯一入选美国沃顿商学院的中国金融科技案例。沃顿成立137年,只有82个案例入选,每年不到1个,而在15个金融科技领域案例中飞贷就占两个。沃顿商学院的拉斐尔阿米特(Raphael Amit)教授甚至给出了“飞贷金融科技彻底影响了中国乃至全球的小微金融行业”、“飞贷金融科技已成为全球金融科技的最佳实践者“这样的评价。 

美国《时代周刊》去年5月的发文亦不吝赞美,称中国飞贷金融科技通过突破性的移动信贷整体技术,破解了世界级的小微融资难题。而在今年年中,三位诺贝尔奖得主托马斯·萨金特、默罕默德·尤努斯和莫汉·芒纳星河也都在不同场合给予飞贷金融科技积极评价。

在这样的外部光环加持下,飞贷金融科技对自身发展有清醒的认识。

“任何一家金融机构都不可能把业务能力长期依附在一家科技公司身上,我们必须不断优化提升自己的能力,在输出系统、技术后,通过技术再升级,持续帮助金融机构迭代。“卜凡德表示,他强调,持续的能力成长是飞贷金融科技的根本。

未雨绸缪从未停止。

据悉,飞贷金融科技在上海建立了新的研发中心,加大品牌、人才、资源投入,目标是“和BATJ同场竞技如何不输”。在智能反欺诈方面,飞贷金融科技通过联手业界黑马黑瞳科技,全方位、及时地阻断欺诈发生并将欺诈损失降到最低,还投资了为机构客户提供智能资产配置解决方案的金融科技企业智道智科。唐侠此前还透露,飞贷金融科技已经研发出了一套自动化建模平台系统,并孵化一家以评分模型为核心的量化风控公司,明年将有大量并购的动作,预计投入在10亿元左右。

“最强的护城河永远是比别人跑得快。” 卜凡德说。